论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权保护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论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权保护 作者:徐才淇 来源:《人民论坛》2016 年第 08 期 【摘要】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保护网络隐私权的问题也日益成为社会各界关心的重要问 题之一。文章认为,保护我国网络隐私权应在完善相关立法的基础上,通过严格司法、加强普 法宣传、加强行业自律、加强国际合作等措施,最终实现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网络隐私权保 护,从而确保我国网络空间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大数据时代 网络 隐私权保护 【中图分类号】DF979 【文献标识码】A 大数据时代网络隐私权概述 大数据时代日常生活的改变。随着时代进步,科技发展,信息流通加快,人们之间的交流 越来越密切,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了网络大数据。“大数据”指得是互联网公司在日常运营中生 成、累积的用户网络行为数据①。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最早提出了“大数据”时代到来, “大数据”的经典定义被归纳为 4 个 V:海量的数据规模(volume)、快速的数据流转和动态的 数据体系(velocity)、多样的数据类型(variety)和巨大的数据价值(value)②。 网络隐私权问题越来越受重视。隐私是我们可以自主控制自身信息,自主决定在某些特定 场合下展现某些特定方面给某些特定的人。当人们将自己有意或无意地暴露于公共场所时,理 应已预见到他将因此承担隐私风险。隐私权是公民私人信息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知悉、搜 集、非法侵扰、利用和公开等的一种人格权③。它的内容具体包括个人信息的保密、个人生活 不受干扰的权利、决定个人私事的自由④。如果当事人自愿主动公开信息的范围与实际结果不 符时就涉及到隐私权的问题。大数据时代,传统隐私权衍生出了“网络隐私权”,保护隐私数据 安全是保护网络隐私权的重中之重。数据安全是用户可以自由控制个人信息数据,如能掌控自 己的信息在何种范围内公开,自己的信息会出于怎样的目的被利用等等,但数据易被泄露。 2014 年底,一则报道称,130 万考研用户信息以 1.5 万元的价格在网上被叫卖,一些考生因此 遭遇各种电话和短信的轮番“精准营销”。 大数据时代网络隐私权问题新发展。互联网的出现不仅使我们获得了通讯的便利,同时也 使收集数据的行为变得极其容易,分析数据的行为也变得更加快捷。在人们使用网络的过程 中,一切网络活动痕迹都可能被记录,例如搜索引擎网站记录用户的搜索数据、电商企业记录 用户的购买数据、社交网络记录用户的个人资料和社交关系等等。就算删除了曾经上传的个人 信息,但所有上传信息很大机率上已被复制,此时的删除已经毫无意义。往往在人们并不知晓 的情况下,他们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个人喜好、购买记录、收入水平等等私人信息早已被 他人掌握,而被侵权的当事人对此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隐私被人利用。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更加剧了网络隐私安全问题。比起以前用传统手段收集数据,大数据 时代在数据的收集工作中表现出更强的发现能力和处理能力,可以对海量的信息迅速进行分析 并发现其中的价值。2015 年 30 家省、市消协等消费维权单位发布的《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 护状况调查报告》显示,76%的受访者认为“个人信息在大数据时代更容易泄露”。21%的人认 为应采取“对盗窃、倒卖以及不当使用个人信息的企业、个人进行严厉打击”的措施来解决“与 个人信息相关的大数据应该如何保护”的问题。在调查“大数据使用以及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建 议”时,更多人认为应当“加大惩罚力度,进入惩罚性赔偿制度”、“要规定个人信息使用者和收 益者对个人信息来源进行合法性审查”、“建立个人信息规范、合理使用的制度,如要求数据采 集、利用必须得到当事人授权等”⑤。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我国网络隐私权保护的问题 针对网络隐私权的立法较欠缺。大数据时代,我国虽不乏保护公民隐私权的法律法规,但 有关网络隐私权的立法还处于一个初期阶段。比如:一是缺少网络隐私权保护的专门性立法。 目前我国对隐私权的立法保护分别在宪法、刑法、民法等法律中体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 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 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1988 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 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第一百四十条规定:“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 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 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这条规定成为了第一次保护公民隐私权的司法解释,规 定对侵害他人隐私权,造成名誉权损害的情况。1993 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名誉权 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中规定:“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 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隐私权相 关立法较为分散,网络隐私权更是缺少专门性立法。 二是对网络隐私权的保护范围有限,我国关于各种网络犯罪的立法还不完善,相关规定过 于笼统概括。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残疾人保障法》、《消费者权 益保护法》和《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法律当中,都设置了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条文,明示 或暗含了对于隐私权保护的内容。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对未成年人 犯罪案件,新闻报道、影视节目、公开出版物、网络等不得披露该未成年人的姓名、住所、照 片、图像以及可能推断出该未成年人的资料。”这些立法都对网络隐私权进行了规定,但仅进 行了非常笼统的规定。 三是为更好地保护网络隐私权个人信息须对其进行刑法规制。我国刑法保护隐私权的规定 主要是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 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2015 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 国刑法修正案(九)》,在第二百四十六条中增加一

相关文档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隐私权保护
“大数据”时代下的公民隐私权保护
大数据时代下的公民隐私权保护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