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隐私权保护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隐私权保护 作者:金涛 周颖 来源:《锋绘》2017 年第 04 期 摘要: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隐私权保护问题,是一个关乎个体信息合法权益的特殊性问 题。然而在数据保护法中却并没有对隐私进行精确的定义。在许多数据保护规定中,尤其是那 些关于信息数量,数据用途 V.~2Lq-g 息类别均是可以披露的,本文对这一点提出了质疑。 关键词:大数据;隐私权;个人数据 “大数据”是一个受到广泛的宣传,备受希望却又可能存在隐患的词汇。一个说法是,“大 数据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和思维”,另一个说法是“数据爆炸将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 人们间的每一次互动都可以通过大数据来进行分析”。但是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规模 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最终可能产生严重的社会后果。这些后果中最为急迫的,就是大数据时代 的个人数据隐私权的保护问题。 当下,日益流行的移动设备、传感器和“智能”机器都在数字化地跟踪人们的数据。在大数 据下,人们的隐私一览无余。的确,尽管可以有效利用大数据来更好地了解世界,并在各方面 进行创新,但是数据的爆炸性增加了潜在的隐私泄露。例如,亚马逊和谷歌可以了解我们的购 物偏好和浏览习惯;Facebook 等社交网站存储有关我们个人生活和社交关系的所有信息;流行 的视频分享网站(如 YouTube)根据我们的搜索记录向我们推荐视频。在大数据推动下,以获 取商业利润为目的收集,存储和重复使用我们的个人信息,威胁到我们的隐私和安全。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数据隐私概念的法律和法律话语中很少有明确的表述。其目更为普遍呈 现方式是“隐私法”的形式。这并不是说数据隐私的利益仍然没有得到其他法律要素的保护,但 是这些要素所提供的保护往往省略了对数据隐私的明确提及。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研究隐私概念与数据保护法之间的关系,尤其质疑了一个几乎达成了 普遍的共识,即数据保护立法的存在主要是为了保护个人的“隐私”。这种数据保护立法的理论 基础往往被接受,而没有严格分析其真实性。 1 在数据保护法中定义隐私的困难 很难否认数据保护法在一定程度上至少涉及维护个人隐私的主张,许多数据保护法的条款 明确表明了这种担忧,然而,隐私概念仍然是模糊不清的。事实上,在那些使用这个术语的数 据保护法律中,隐私永远不会被直接定义。最接近于定义该术语的法律仅为每个法案的目的提 供了什么构成违背隐私的定义。因此,隐私的含义部分且模糊地体现了出来。 但是,数据保护法律中缺乏的是对隐私进行精确无疑的定义,一个不会带来任何困扰的、 可分析的和普遍接受的含义。与此同时,这种精确定义的缺乏并不一定是数据保护法律的一个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弱点:它可以为在相关法条应用的时候,提供灵活的可操作的空间。此外,隐私概念的模糊性 使其能够吸收和解决与日益严重的数据处理实践相关的一系列担忧。的确,这个特点无疑有助 于解释为何一个模糊的隐私概念在数据保护话语中的长期显著地位。此外,数据保护倡导者可 能认为,采用一个更加广义的概念来抵消同样广义的反驳,如调查自由,知情权,新闻自由 等,是有益的。 尽管如此,由于数据保护法律中没有对隐私进行明确定义,必将导致这些法律的规定能力 和指导能力的减弱,并且会产生额外的成本。更大的代价是,它提升了隐私概念的脆弱性,使 其没有独立的、连贯的含义,并被其他概念所包含的批评中,即其更有可能受到批判。这种代 价是难以容忍的。将隐私视为表示一种独特的价值,而这种价值并没有被其他概念充分地描述 出来。如果这个概念被滥用,又有谁会相信这种贫乏的、缺乏真正内涵的、看似规范性的术语 呢? 尽管有上述说法,但隐私的概念仍然充满模糊且拥有诸多定义。关于哪一种定义最为正确 的争论,已广为流传。在研究各种定义之前,必须指出,这样的辩论带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包 括隐瞒隐私的多面性,以及法律和政策并不总是需要以精确的价值定义来运作的事实。更重要 的是,这个辩论之所以难以得到确定的解决,其原因在于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直观评估隐私 应该如何被普遍理解,而这一点是尤为困难的。 2 隐私权的含义 对隐私文献的分析揭示了定义这隐私的四种主要方式。在数据保护话语中,最受欢迎的关 于隐私的定义是以“信息控制”为框架的艾伦· 威斯汀(Alan Westin)给出的这些定义。他如此 描述道,“隐私是个人,团体或机构的主张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将他们 的信息传达给他人”。这一“数据保护话语”中的关于隐私的定义如此普及,却又并不令人惊 讶,因为它们似乎直接适用于“数据-组织”的处理实践。它还与许多数据保护法的基本规则, 特别是那些使人们能够参与和影响处理有关它们的信息的规则相当一致,并以此为基础。此 外,基于控制的隐私概念,可以说是具有相当规范性的力量的隐私概念,因为它允许这一隐私 概念的倡导者进入与自主的一年相关的暗流。同时,重要的是要注意,数据保护法很少赋予个 人绝对的权利,即放弃他们认为合适的自己的数据。因此,法律更好地被视为信息共同利益的 表现,而不是自我决定。而且,将隐私与控制混为一谈,可能会掩盖其概念独特性的私人性, 从而从长远来看减少了隐私这一概念的力量。例如,关于美国宪法的隐私权判例法的相当大的 批评,其中受到批判最多的表情你是该权利被用于解决自治的问题。 另外两组定义分别描述了隐私的无干扰行和有限性。不受干扰的定义在萨缪尔· 沃伦 (Samuel Warren)和路易· 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着名的“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一文中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他认为英美普通法中的隐私权是“不言而喻”的权利的组成 部分。关于有限性描述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加维森(Ruth Gavison)的定义。根据加维森的说 法,这个条件包括三个要素:保密、孤独和匿名。在许多数据保护规定中,特别是那些对可收 集的个人信息的数量、信息的

相关文档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隐私权保护
大数据时代个人隐私权保护的复杂性分析
大数据时代个人隐私权保护机制构建与完善
论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权保护
“大数据”时代下的公民隐私权保护
大数据时代下的公民隐私权保护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