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字卦和卦象看《周易》的成书

  周易研究

2009 年第 4 期 (总第九十六期 )  

从数字卦和卦象看《 周易 》 的成书
刘 新 华
(北京大学 哲学系 ,北京 100871)

摘要 :《 周易 》 象 ” 的“ 有悠久的历史 ,其源头可追溯到上古文献《 三坟 》 。卜筮在商朝时已成熟 , 早在商朝时就有官方易 学和民间易学之分 ,所谓组成数字卦的数字应该是符号而不是筮数 ,在《周易 》 之前有《 商易 》 商易 》 ,《 是商代巫咸结合远古 文化与筮数而成 。在商周时期有官方《 》 易 和民间《 》 周易 》 易 ,《 是对商代官方易学《 商易 》 亦即《 坤乾 》 的损益 。从各种文献 看 ,今传本《 周易 》 的成书是比较晚的 ,《 周易 》 形成后有很多不同的传本 ,亦有义理《 周易 》 和卜筮《 周易 》 。 之分 关键词 : 数字卦 ; 象 ; 周易 ;《 周易 》 成书 中图分类号 : B221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3 - 3882 ( 2009) 04 - 0039 - 10

Abstract: The im ages in the Zhouyi with a long history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e record in S an Fen ( lit , Three Tombs) in the remote . antiquity The culture of divination had come to be mature in the Shang Dynasty, when Y i2 . ology had evolved into two branches: the authority and the folk. W hat makes the six2digit hexagram s should not be the divinatory numbers but the symbols Before the Zhouyi, . Key words: six2digit hexagram s; im age; Zhouyi; comp letion of the Zhouyi tion of meaning2 pattern Z houyi and divinatory Z houyi at that tim e. there was Y i in the Shang Dynasty which was the integration of the ancient Chinese culture and divinatory symbols by the diviners The .

Z houyi originates from the official Yi in the Shang Dynasty By various documents, it can seen that the comp letion of the Zhouyi was .

从当前出土文献中所见的数字卦来看 ,《周易 》 的卦画是与数字卦有关系的 ,由最早见于新石器时 代晚期的淞泽文化时期的一 、 、 、 、 、 二 三 四 五 六到商末周初的一 、 、 、 、 、 , 再到战国时期的一 、 五 六 七 八 九 六、 、 八 九和汉初的一 、 、 ,最终到今本的阴阳爻符号卦 ,确实呈现出清晰的演化痕迹 。但他们之间是 六 八 一种怎样的关系 ,却不是像有的学者所说的由繁到简那么简单 。因为此处有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就是

收稿日期 : 2009 - 03 - 04

作者简介 : 刘新华 ,北京大学 2007 级中国哲学博士研究生 。

comparatively late and after its comp letion there were still many different versions of the Zhouyi, and furthermore, there was a distinc2

On the Com pletion of the Zh ou yi by S ix 2d ig it Hexagram s and the I mages
(Departm ent of Philosophy, Peking University 100871, China)

L IU Xin 2hua



39

这些数字卦中的数字是数字符号 ① , 还是筮数 ? 这个问题不探讨清楚 , 那所有问题就都只是沙上建屋 了 。也有的学者认为符号卦早就存在了 ,数字卦和符号卦是不同的系统 。因为数字卦除了六位之外 ,还 有三位 、 四位甚至十位以上 。刘大钧先生曾说 :    易卦起源于筮数 ,前几年 ,有人曾提出甲骨与金文的奇字是筮数 , 并认为六个数目字一组是重 卦 ,三个一组是单卦 。这种假说虽然在学术界引起了一定的反响 ,但人们很快发现 ,它只能解决六 位与三位奇偶数图形问题 ,而那些商周甲骨和青铜器及周秦器物上出现的四位 (包括五位 ) 线段所 组成的图形就无法解释了 。这次会议上有人沿着原来的假说继续前进 ,为了解释这些图形也是卦 的问题 ,他将这些图形与汉代人杨雄的《 太玄经 》 作了对比 ,指出这些甲骨器皿上的四位图形与《 太 玄经 》 四爻组成的《 玄卦 》 相类 ,它们与六位奇偶数排列组成的《 》 易 卦同源不同枝 ;《玄卦 》 非杨雄 所创 ,殷周时代四位奇偶数排列组成《 玄卦 》 早已产生 ,因而四位《 玄卦 》 可能始于周初 。当然 ,对这 种大胆的假设 ,我们还需更小心的求证 ,因为若卜骨上的数字或线段既非六位 ,亦非四位或五位 ,而 是十位以上 ,如扶风县齐家村西周遗址采集的卜一零八号卜骨 ,乃由十三位与十二位数字组成 ,这 又是何卦呢 ? 《 系辞 》 :“ 曰 极其数 ,遂定天下之象 。八卦起源于筮数 ,这是可信的 ,但若认为这些商 ”
② 周器皿卜骨上的数字或线段都是卦 ,我以为尚需作进一步慎重的考证与研究 。

在这里 ,刘先生同意八卦源于筮数的说法 ,虽怀疑这些筮数是否都是卦 ,但并没有反对这些数字是 筮数的问题 。那么这些数字是不是筮数 ,数字卦是不是卦呢 ? 1993 年后 ,曹定云先生又揭示了两例含 有数字“ ” 十 的数字卦 : ( 1 ) 属于商代的 1973 年河南安阳殷墟小屯南地出土的卜骨 ( 小屯南地甲骨 》 《
( 4352,中华书局 1980 年 ) ,铭文作“ 十六五 ”倒书 ) 。 ( 2 ) 属于西周的 1977 年于陕西岐山凤雏村甲组宫

殿基址出土的卜甲 ( H11: 235 ) ,铭文作“ 六六十 ”③ 对此李零先生评论说 :“ 。 它说明无论商代还是西周 , 其‘ 数字卦 ’ 都是省去二 、 、 三 四的‘ 十位数字卦 ’学者以统计方法总结的用数规律 , 现在看来应重新考 , 虑 。 ④又说 : ”    我们不能简单说在“ 十位数字卦 ” ,“ ” 五 ” 七 ” 九 ” 中 一 与“ 、 “ 、 “ 无别 ,“ ” 八 ” 六 、 “ 也是一样 (否 则何必还要不惮烦地把这么多的数字全部写出来呢 ) 。况且按通常理解的“ 大衍之数 ”我们也不 , 可能得到“ 十位数字卦 ” 。所以 ,就目前能够掌握的材料而言 , 我们认为 ,最好还是按直观特征把它
( ( 三 们分成两大类 ,一类是“ 十位数字卦 ”是否可以称“ ” 易 还有待证明 ) , 一类是“ 两位数字卦 ”“ ) 易 ” 。后一类又分两小类 ( 连山 》 《 、 《归藏 》 为一类 ,《 周易 》 为一类 ) 或三小类 ( 连山 》 归藏 》 《 、 《 、
⑤ 《 周易 》 各为一类 ) 。

李先生也怀疑这些数字卦是否是卦 ,并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易 》 从起源来说就不是数字卦 , 而是符号卦 。只是混淆了一个问题 : 所谓“ 十位数字卦 ” 两位数字卦 ” 和“ 里的“ 数字 ” 是不对等的 。 十 “ 位数字卦 ” 可以是“ 数字 ”但“ , 两位数字卦 ” 中的数字则应该是阴阳符号或数字符号 。李先生在这里把 数字与符号混为一谈 。这怎么能行呢 ? 数字和符号是没有可比性的 。应该先弄清楚“ 十位数字卦 ” 中 的数字是筮数还是筮数转变后的符号 ,才能确定它是数字卦还是符号卦 ; 说“ 两位数字卦 ” 中的数字肯
① 之所以提出数字符号这个概念 ,是因为当前学术界可能未注意到筮数转换这个重大问题 , 相应地对《周易 》 卦符一 、 、 六 八也就 必然存在错误的认识 。我们认为符号卦有两种 : 一种是众所周知的今传本《 周易 》 的阴阳符号 , 另一种是楚竹书《周易 》 和阜阳汉简《周 易》 、 、 的一 六 八数字 ,这三个数字虽然是数字的形式 , 但却是由筮数转换而成的 , 因为《 周易 》 的筮数是六 、 、 、 , 则一 、 、 七 八 九 六 八显然不 是筮数 ,而是从筮数转换而来 ,其在内容上已经超越了数字的含义 ,成为蕴涵筮数转变的载体符号 , 为了区别于阴阳符号 , 我们称之为数 字符号 。这样一来 ,我们称这种用一 、 、 六 八所组成的卦为数字卦是不合理的 , 甚至是错误的 , 应该也称其为符号卦 , 为了区别于阴阳符 号卦 ,我们称其为数字符号卦 。一 、 六或一 、 八是否被当做奇偶的代表不得而知 ,我们就暂且不称他们为奇偶卦 。 ② 刘大钧《 大易集成 〉 〈 前言 》刘大钧主编《 , 大易集成 》北京 : 文化艺术出版社 , 1991 年 ,第 1 页 。 , ③ 曹定云《 新发现的殷周 "易卦 "及其意义 》载《 , 考古与文物 》 1994 年第 1 期 ,第 46 - 51 页 。 ④ 李零《 跳出〈 周易 〉 周易 〉 ,载《 看〈 》 传统文化与现代化 》 1997 年第 6 期 ,第 23 页 。 ⑤ 李零《 跳出〈 周易 〉 周易 〉 ,载《 看〈 》 传统文化与现代化 》 1997 年第 6 期 ,第 26 页 。

40

定是指阴阳或数字符号了 , 因为《周易 》 筮数是“ 、 、 、 ” 六 七 八 九 。李先生说 :“ 按通常理解的‘ 大衍之 数 ’我们也不可能得到‘ , 十位数字卦 ’ ” 。这样看来李先生也是把数字卦中的数字看成筮数的 ,这样就混 淆了筮数和符号 。虽然在《 周易 》 ,“ ” 八 ” 七 ” 九 ” 中 六 与“ 、 “ 与“ 的确不同 :“ ” 六 为老阴 ,“ ” 九 为老阳 ,都 是可变的 ; 而“ ” 七 ” 八 与“ 是少阴 、 少阳 ,是静爻 ,不变 ,但这只说明李零先生说的第一句话 (即不能简单 说数字卦中的奇数都无别 、 偶数同样也都无别 )是有道理的 , 不能说其关于“ 十位数字卦 ” 两位数字 和“ 卦” 的区分也是准确的 。如果数字卦中的数字是筮数 ,那么数字卦是否只是把筮数写出 ,而并没有写出 最后的成卦呢 ? 如按《 周易 》大衍 ” “ 筮法占筮 , 先要得出筮数六 、 、 、 , 然后老阳九 、 七 八 九 老阴六转变成 少阴八 、 少阳六 ,最后是将少阳七 、 少阴八按奇为阳 、 偶为阴的原则写成阴阳符号卦 。那么数字卦中的数 字是这三步中的哪一步呢 ? 在实际占筮过程中 ,是否还是要将筮数按当时的规则转换成数字符号才能 够成卦呢 ? 这点我们其实并不清楚 。不仅如此 ,甚至现在数字卦能否叫作“ ” 卦 还是问题呢 , 在这种情 况下 ,还是以“ 数字卦 ” 符号卦 ” 和“ 来区分比较好 ,正如我们在前面所说 ,“ 符号卦 ” 亦分为两种 : 阴阳符
) 数字符号卦 (以一 、 、 号卦 (以阴阳爻为卦符的今本 周易 》 、 《 六 八为卦符的楚竹书《周易 》阜阳汉简《 、 周

易 》 ) 。当时的筮法是怎样的呢 ? 张政烺先生曾做过尝试 ,在举出三十二条考古材料后 ,他说 : 等    前面举的三十二条考古材料所用的数字是一 、 、 、 、 , 拿它和六 、 、 、 五 六 七 八 七 八 九相印证 , 六 、 七、 八这三个数字是相同的 ,但是一 、 五和九却不容易调和 ,我曾试图改造筮仪 ,未能成功 ,原因是一
① 到八出现数字太多 ,一比八数值差异太大 ,顾此失彼 ,无法弥缝 。

《 周易 》 的阴阳爻是表象的符号 ,六 、 、 、 七 八 九则是《周易 》 的筮数 。今传本《周易 》 是两个符号的排列 , 就有 64 种可能 。如果是五个或五个以上数字的排列 ,那可能的排法就太庞大繁琐了 ,除非那时已经有 了奇偶的转换 。如果是筮数 ,那是需要转变的 ,如果当时有转换规则 ,就如当代学者用奇偶把数字卦转 换成今本《 周易 》 的各卦一样 ,那就只是筮法的区别了 。 李学勤先生也认为出土的数字卦 :    使用数字不限于七 、 、 、 ,便是有异于《 》 国 》 八 九 六 左 、 《 筮例的明证 ,因此 ,在商周遗物上出现的
② 数字符号 ,虽然看来是与《 》 易 卦有关 ,可是属于《 》 易 的哪一种 ,还是需要论证的问题 。

在这里李先生也是把数字卦中的数字看成筮数 。张亚初 、 刘雨提到商周的数字卦用一 、 、 、 、 ,没 五 六 七 八 有九 (后来小屯易卦发现九 ) ,多出一和五 ,但都有六 、 、 。但“ 七 八 值得注意的是 ,前者虽然奇数有三个 , 即一 、 、 ,但在每一个卦中 ,最多只同时出现其中的两个数 ,也就是说 ,严格地遵循着两奇两偶 (也就 五 七 是后世所说的两阴两阳 )的规律 。这种现象怎样解释呢 ? 是商代 、 西周另有一套成卦法呢 ? 还是同为 一个成卦法 ,只是因为时 、 地不同 ,而有所差别呢 ? 这尚待进一步研究 。 ③两位先生提出了一个很重要 ” 的问题 ,即 ,虽然商周的数字卦所用的数字有五个之多 ,但具体到每一卦中 ,却最多只有两个奇数和两个 偶数 。这是否说明当时已有奇偶或类似观念来转变数字成为另一种形式呢 ? 问题是 ,就如李零先生所 说“ 我们不能简单说在‘ 十位数字卦 ’ ,‘ ’ 五 ’ 七 ’ 九 ’ 中 一 与‘ 、 ‘ 、 ‘ 无别 ,‘ ’ 八 ’ 六 、 ‘ 也是一样 ”那么 ,李 , 零先生就应该把数字卦预设为筮数 。如果把这个问题与张亚初 、 刘雨两位先生的问题结合起来考虑 ,在 一个卦里最多只有两个奇数和两个偶数 , 那就与《 周易 》 的筮数六 、 、 、 七 八 九一样 , 亦是二奇二偶 ,《周 易》 的六与八 ,七与九有别 ,那数字卦是否亦如此 ,不管其用哪两个奇数或偶数 ,都是有别 ,有转化的呢 ? 在用 周易 》 《 占筮时 ,需要把六爻所得出的筮数写出来 ,因为这是占筮所需要的 ,一是老阴老阳转换的成 卦需要 ,二是需要用天地之数减去筮数的筮法 ,以余数从下至上 、 再从上至下数六爻 ,看最后是否落在变
④ 爻上以确定是以何为占 。 而把数字转为符号后的目的是确定所得某卦和变卦 , 这样就把数字与符号

① 张政烺《 试释周初青铜器铭文中的易卦 》载《 , 考古学报 》 1980 年第 4 期 ,第 406 - 407 页 。 ② 李学勤《 周易经传溯源 》长春 : 长春出版社 , 1992 年 ,第 154 页 。 , ③ 张亚初 、 刘雨《 从商周八卦数字符号谈筮法的几个问题 》载《 , 考古 》 1981 年第 2 期 ,第 161 页 。

( ④ 参高亨“ 周易筮法新考 ”见氏著《 , 周易古经今注 》重订本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84 年 ,第 145 - 146 页 。

41

联系在一起 ,在这种意义上 ,数字卦和其转变成的符号卦为同一卦 。只不过数字卦是筮数或数字 , 符号 卦是筮数转变后的阴阳或数字符号 。那么数字卦是否也是这样呢 ? 留下的只是筮数 ,而其转换依据和 筮法因为年代久远 ,已是无从可考了呢 ? 廖名春先生指出 ,西仁村陶拍的数字卦是用筮数记爻 ,而非用阴阳爻画记爻 ,“ 因此 , 是‘ 十位数字 卦 ’而非‘ , 两位数字卦 ’ ①。但在这里廖先生亦未区别筮数与数字符号 , 廖先生在文中是同意李学勤 ” 先生的“ 传本《 周易 》 那时业已存在 ”并说“ , 数字卦人们一般认为是易卦的前身 …… 但陶拍 2 数字卦师 、 比、 、 小畜 履的排列却告诉我们 ,问题并不如此简单 。 ②又说 :“ ” 这一局部的卦序 ,一斑可窥全豹 。其卦序 同于《 周易 》其架构也必然同于《周易 》 ” 局部卦序相同并不一定能够推出“ , 。③ 其架构也必然同于《周 易 》 。但说明廖先生把陶拍上的《易 》 ” 卦归于今本《易 》 卦系统 , 按陶拍依次序读为“ 八八六八一八 ” 、
④ “ 八一六六六六 ” 一一六一一一 ” ,很明显 ,这里的数字是“ 、 、 ”同于汉初的数字符号“ 、 、 、 “ 一 六 八 , 一 六

八 ”应该是数字符号 ; 况且《 , 周易 》 筮数是“ 、 、 、 ”即使“ 、 、 ” 六 七 八 九 , 一 六 八 是筮数 ,那它们的筮数也是 不同的 ,怎么能说“ 是用筮数记爻 ” ? 而“ 呢 只是它用数字 , 而不是用阴阳爻画记爻 。也就是说 , 它本来
⑤ 是用阴阳爻画记爻的 ,但为了形象 , 把阴阳爻画直接还原成数字 ” 。我们认为 , 这个说法显然有些问

题 ,那时是否是阴阳符号卦尚不可知 , 怎么能说是“ 把阴阳爻画直接还原成数字 ” 如果廖先生的观点 ? 成立 ,那只有一种可能 : 数字卦中的数字是符号而不是筮数 。更值得注意的是 , 陶拍上的数字是“ 、 一 六 、 ”类似于汉初的“ 、 、 ”且卦序同于今本卦序 。这就说明这里的“ 、 、 ” 八 , 一 六 八 , 一 六 八 是符号而不是 筮数 ,因为楚竹书《 周易 》阜阳汉简所用的数字是“ 、 、 ”且都有爻题“ 、 ”筮数也同今本一 、 一 六 八 , 九 六 , 样 ,是“ 、 、 、 ”这都说明“ 、 、 ” 六 七 八 九 , 一 六 八 是符号 ,是表示奇偶的符号 ,不是筮数 。 (当然 ,这是在假设
) “ 大衍之数 ” 为共同筮法的前提下 。

有的学者说 易经 》 《 来源于天文历法 , 实际上这只是《易经 》 的一个方面 , 确切地说 , 是《易 》 的筮法 与天文历法有关 。 易 》 《 的筮法有三种 :《 连山 》 归藏 》 周易 》 《 、 《 和《 。 周礼 ? 春官 ? 宗伯 》 :“ 曰 太卜掌三 《 》 易 之法 ,一曰 连山 》二曰《 《 , 归藏 》三曰《 , 周易 》 。其经卦皆八 ,其别皆六十有四 。这里很明显说的是 ” 三种筮法 ,而其经卦皆是八 ,别卦都是六十四 。郑樵说 :“ 《 》 三 易 皆始乎八而成乎六十四 ,有八卦即有六 十四卦 ,六十四卦非至周而备也 。但法之所立 ,数之所起 , 皆不相为用 。 《连山 》 用三十六策 ,《归藏 》 用 四十五策 ,《 周易 》 用四十九策 。诚以人事代谢 ,星纪推移 ,一代二代 ,渐繁渐文 , 又何必近耳目而信诸 ,
⑥ 远耳目而疑诸 ? ”《 连山 》 归藏 》 、 , 占彖 ;《周易 》 、 《 用七 八 用九 、 , 占变 。 六 《连山 》 的筮数是七 、 ;《归 八

藏 》 、 、 、 ;《 是五 六 七 八 周易 》 、 、 、 。筮法并不神秘 ,而是根据古代闰法而作的调整 。汪显超先 是六 七 八 九 生说 :    连山 》 《 筮法只是“ 四营成易 ”一次四营成一爻 , 六次成一卦 。它是模拟夏代闰法“ , 一年一 闰 ”所以取一年为例 …… 归藏 》 , 《 是在《 连山 》 基础上形成 , 由于发现了“ 三年一闰 ” 的天文规律 ,原 有的以“ 一年一闰 ” 为基础的筮法必须改变 , 于是以“ 四营成易 ” 为基础 , 筮法扩展成“ 三变成爻 ” , 以模拟“ 三年积一闰月 ” 的规律 …… 周易 》 《 就继承了殷《 》积足一月置闰 ” 易 “ 的精神 ,即“ 凑足一月 置闰 ”筮法操作形式仍是“ , 三变成爻 ”但含义已大相径庭 ! 它是以“ , 五岁再闰 ” 为基础 ,实际模拟 的是“ 二闰 ” 一闰 ”共三闰 ! ⑦ 加“ , 既然《 连山 》 的筮数是七 、 ;《归藏 》 八 是五 、 、 、 ;《周易 》 六 七 八 是六 、 、 、 , 而商周数字卦却是 七 八 九
① 廖名春《 长安西仁村陶拍数字卦解读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9 - 10 页 。 ②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10 页 。 ③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10 页 。 ④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4 页 。 ⑤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10 页 。 ⑥ 郑樵《 通志 》 卷六十三 ,《 艺文略 》 。 第一 ⑦ 汪显超《 古易筮法研究 》 博士论文 ,广州 : 中山大学 ,第 23 - 24 页 。

42

一 、 、 、 、 、 ,多出一和五 ,那这些数字卦就不是三易的筮数 。 五 六 七 八 九


出土材料和传世材料进一步证明 ,远在商代就已是卜筮并用 ,并且周民族的筮法是落后于商朝的 。 张亚初 、 刘雨指出 :    值得注意的是 ,就目前拥有的材料看 ,单卦数字符号绝大多数不是出在商代或商的器物上 。而 是大多出在西周政治中心的张家坡的骨器或西周的各种铜器上 …… 这可能是周人占筮方法比较落 后的一种反映 。重卦的筮法首先出现于商 ,后来才推广到周 ,也就是“ 周因殷礼 ”这倒是十分可能 , 的事 。而不论商或西周 ,也不论“ 单卦 ” 重卦 ”组成八卦的数字符号的数字都是一 、 、 、 、 、 “ , 五 六 七 八
① 等这几个字 ,这又从另一方面说明 ,商周筮法是同源的 。

考察商周出土的数字卦后张亚初 、 刘雨又总结出 : 占筮的时代可上推到商代武丁时期 ,是卜 、 筮并用 ,卜
② 和筮的结果都可记在甲骨上 ; 在八卦问题上 ,是商文化影响周文化 ; 是否有卦画 ,尚不得而知 。 这就说

明 ,商朝应该有完备的用来筮的《 商易 》但这却与数字卦的有卦无辞的原始粗糙形态不符 。并且 , 即使 , 到了《 周易 》 已经成书的战国时期 ,有些出土的用于占筮的地下文献还是很粗糙的 ,如战国时代的包山 楚简易卦和天星观楚简易卦只有卦象而无卦名 、 卦辞和各爻爻辞 。这是什么原因呢 ? 说明数字卦与 《 商易 》 可能是两个系统 。 李学勤先生曾指出 :“ 长安西仁村西周时期陶拍上的数字卦是西周存在《周易 》 经文的证明 。西仁 村采集 : 2 上的数字卦由纵线顺箭头方向环读 ,共有四组筮数 ,转化为《周易 》 卦爻 ,依次为师 、 、 比 小畜 、 履四卦 。而采集 : 1 上亦纵刻筮数两行 , 转化为《周易 》 卦爻 , 自右迄左依次为既济 、 未济二卦 。由师至 履、 既济至未济两处局部卦序 ,不难推想当时所用 周易 》 《 的卦序大同于今传本卦序 ,而且可以看出当时 已存在六十四卦‘ 非覆即变 ’ 错综关系的概念 。 ③并进一步推导说 :“ ” 传本《 周易 》 那时业已存在 …… 总 之 ,长安西仁村陶拍所体现的 ,乃是已有一定发展的易学 。过去我们论述周昭王时的中方鼎所记筮数 , 指出用《 周易 》 解释十分契合 ,并说明其间如何观象并运用卦变 ,其易学的水准正可与陶拍所示相埒 。 ④ ” 如果西周时“ 传本 周易 》 《 那时业已存在 ”而周民族的占筮本是落后于《商易 》 , 那《 , 的 周易 》 就是继承 《 商易 》 。司马迁说文王“ 周易 》 ,可能是文王对《 而来 演《 ” 商易 》 的损益吧 。 如果组成数字卦的数字是符号而不是筮数 ,且在西周时“ 传本周易业已存在 ”且只用类似战国的 , “ 、 、 ”那为何考古材料显示商周时的数字卦是“ 、 、 、 、 ” ? 而且从当前所发现的材料 一 六 八 , 一 五 六 七 八 呢 看 ,商代的筮法比西周完备 ,而单卦多出现于西周 ,且商周筮法同源 ,我们认为可能的解释是当时可能有 官方《 》 易 和民间《 》 易 两种易学 ,官方《 》 易 是系统精致的 ,而民间 易 》 《 是粗糙的 。芝加哥大学人类学家
( 德裴尔德 ( Robert Redfield ) 在《乡民社会与文化 》 一书中提出“ 大传统 ” Great Tradition ) 与“ 小传统 ” (L ittle Tradition )的区分 ,用以说明在比较复杂的文明中存在两个不同层次的文化传统 。前者体现了社

会上层生活和知识阶层代表的文化 ,多半是由思想家 、 宗教家经深入思考所产生的精英文化或精雅文
⑤ 化 ,而后者则是一般社会大众的下层文化 。 这可能同样适用于易学在官方和民间的区分 。

古时“ 学在官府 ”直到周室衰微 ,《 , 左传 ? 庄公二十二年 》 才有“ 周史有以《 周易 》 见陈侯者 ” 。在西 周未取得政权时 ,用的是民间《 》也就是数字卦 ,比较落后 ,所以有单卦和重卦并存 ; 取得政权后用的 易 ,
① 张亚初 、 刘雨《 从商周八卦数字符号谈筮法的几个问题 》载《 , 考古 》 1981 年第 2 期 ,第 159 页 。 ② 张亚初 、 刘雨《 从商周八卦数字符号谈筮法的几个问题 》载《 , 考古 》 1981 年第 2 期 ,第 163 页 。 ③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3 页 。 ④ 李学勤《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 》载《 , 周易研究 》 2003 年第 5 期 ,第 5 页 。 ⑤ 李亦园《 中国文化中小传统的再认识 》 中国文化 : 二十世纪回顾与二十一世纪前瞻 ” ,“ 研讨会论文 ,杭州 , 1994 年 。

43

是官方 易 》也就是如西仁村陶拍上发现的一样 。这与《 《 , 吕氏春秋 》 中所说的“ 巫咸作筮 ” 相符 。 《尚书 ? 洪范 》 中亦载 :    、 七 稽疑 : 择建立卜筮人 ,乃命十筮 。曰雨 ,曰霁 ,曰蒙 ,曰驿 ,曰克 , 曰贞 ,曰悔 ,凡七 。卜五 ,占 用二 ,衍忒 。立时人作卜筮 ,三人占 ,则従二人之言 。汝则有大疑 ,谋及乃心 , 谋及卿士 ,谋及庶人 , 谋及卜筮 。汝则从 ,龟从 ,筮从 ,卿士从 ,庶民从 ,是之谓大同 。身其康强 ,子孙其逢 ,汝则从 ,龟从 , 筮从 ,卿士逆 ,庶民逆吉 。卿士从 ,龟从 ,筮从 ,汝则逆 , 庶民逆 ,吉 。庶民从 ,龟从 ,筮从 ,汝则逆 ,卿 士逆 ,吉 。汝则从 ,龟从 ,筮逆 ,卿士逆 ,庶民逆 ,作内吉 ,作外凶 。龟筮共违于人 ,用静吉 ,用作凶 。 这说明商时的卜和筮已经完备了 。既然卜和筮都已经完备的存在了 ,应该有一套完备的成卦转化系统 和筮法 。那些数字多于“ 、 、 ” 十位数字卦 ”应该是民间或周人的筮卦 ,不是官方的易卦 。 礼 一 六 八 的“ , 《 记? 礼运 》 :“ 载 孔子曰 : 吾欲观夏道 ,是故之杞 ,而不足征也 ,吾得夏时焉 。吾欲观殷道 ,是故之宋 , 而不 足征也 ,吾得坤乾焉 。坤乾之义 ,夏时之等 ,吾以是观之 。郑玄注 :“ ” 得殷阴阳之书也 。其书存者有《归 藏 》” 。史载《 商易 》 为《归藏 》以坤为首 , 孔子至宋所得的《坤乾 》应该是《商易 》也就是商朝的官方 , , , 《 》 易 。这说明完备的《 商易 》 的确存在 ! 《 论语 ? 子路 》 记载 :“ 子曰 :“ 南人有言曰 :‘ 人而无恒 , 不可以作巫医 。善夫 ! 不恒其德 , 或承之 ’ 羞 。子曰 : 不占而已矣 。“ ” 不恒其德 , 或承之羞 ” 为《周易 ?恒 》 卦九三爻辞 。这就说明在孔子时代 , 《 》 易 已经有了爻辞 , 而当时孔子所见的是《坤乾 》那么这条爻辞应是《坤乾 》 , 的爻辞 。那就说明《商 易 》 —《 —— 坤乾 》 已经有了爻辞 ,而《 坤乾 》 的爻辞和《周易 》 的爻辞是不同的 ,《周易 》 的卦爻辞是继承损 益《 坤乾 》 。 而来 那王家台出土的秦简《 归藏 》 坤乾 》 ? 我们认为不是 。李学勤先生说 :“ 是《 吗 需要注意的是 ,其中涉 及到了宋君和平公 。历史上有名的平公有两个 ,一个是宋平公 (前 575 - 前 532 ) 、 一个是晋平公 (前 557
- 前 532 ) 。不管是谁 ,都是公元前六世纪后期也就是春秋晚期的人物 , 可见这种《归藏 》 是不会早的 。

有人说是商朝的《 归藏 》这怎么可能呢 ? 从它和易学有关来看 ,我倾向于认为它是战国比较晚的作品 , , 不可能太早 。 ①李尚信先生则通过具体考证 ,认为秦简“ ” 易占 ” 右卦 (大有卦 )“ 平公 ” 当为晋平公 、 少督 卦 (小畜卦 )“□ 小子 ” 当为晋小子 ,加上秦简“ 易占 ” 另一处还涉及到宋君 , 皆已是春秋时人物 , 因此李 尚信先生也倾向于认为秦简“ 易占 ” 非殷易《 归藏 》 。他在同一篇论文的附注中还进一步说 ,他原拟还增 加两部分内容 ,其中“ 一部分是从秦简‘ 易占 ’ 的天 (对应于今本《 周易 》 ) 、 (对应于今本《周易 》 ) 乾 寡 坤 两卦卦名与繇辞 、 特别是繇辞所表达的‘ 不利为草木 ’ 不仁 ’ 与‘ 的思想 , 论证其非殷易《归藏 》 ② , 其意 ” 盖谓秦简的天 、 寡两卦繇辞内蕴与一般所谓的《归藏 》坤乾 ” “ 之意不合 ,故秦简“ 易占 ” 不当为殷易《归 藏》 。传本《 归藏 》 与出土 归藏 》 《 内容大致一样 ,亦不可能是《 商易 》 — 《 —— 归藏 》 。那么真正的 坤乾 》 《 哪 里去了呢 ? 我们认为它已被改造吸收在《 周易 》 。 周易 》 里 《 应该是据《 坤乾 》 损益而成 。我们看《周易 》 可知 ,里面提到的人物不是一个朝代的人 ,有殷帝乙 、 箕子 、 文王 、 康王 、 中行等 ,而作者只是实事求是的 选取典型的事例以起到隐喻 、 映射的效果 ,对用到的这些人物并无感情色彩 。其中的人物跨几个朝代 , 说明《 》 易 在不断地被修正 。王家台秦简《 归藏 》 也说明这个问题 ,里面的人物有天帝 、 上帝 、 女娲 、 炎帝 、 黄帝 、 、 、 、 、 、 、 、 共工 蚩尤 赤鸟 翌 嫦娥 弢龙 效龙 夏后启 、 、 、 殷王 武王 穆天子 、 、 、 、 宗君 小臣 陼王 平公等 ,简直 是一部历史书 。我们知道 ,春秋时期及以前是“ 左史记言 , 右史记事 ”史官是实录其事的 。 , 《左传 ? 襄 公二十五年 》 记载在崔杼弑君后 :“ 太史书曰 :‘ 崔杼弑其君 。崔子杀之 。其弟嗣书 , 而死者二人 。其弟 ’ 又书 ,乃舍之 。这说明史官不惜以生命捍卫史实 ,是不会有历史的偏袒的 。因此 , 我们在《归藏 》 ” 和《周 易》 中看到的只是不同朝代的典型事件 ,而史官只是选取最典型的事件而已 。 易 》 《 也是由史官保存 ,所
① 李学勤《 出土文献与〈 周易 〉 研究 》载《 , 齐鲁学刊 》 2005 年第 2 期 ,第 9 页 。 ② 李尚信《 读王家台秦墓竹简“ 易占 ” 札记 》载《 , 周易研究 》 2008 年第 2 期 。

44

以《 周易 》 第一次出现就与史官联系在一起 ,《左传 ? 庄公二十二年 》 记载 :“ 陈厉公 …… 生敬仲 。其少 也 ,周史有以《 周易 》 见陈侯者 。这说明《易 》 ” 确实是由史官保存并修正的 , 司马迁也说过“ 正易传 ” 之 语 ,因为司马迁之时 ,《 周易 》 已经基本定型 ,而《 易传 》 未定 ,故只能“ 正易传 ” 。 用《周易 》 了 ① 占筮的最 早所有卦例 ,皆出自 左传 》 国语 》这两书皆为左丘明所作 ,而左丘明正是“ 《 、 《 , 记言 ” 的左史 。这也可说 明《 春秋 》 经文简约 ,而《 左传 》 却内容丰富的原因 。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八卦之象的问题 ,我们说 ,只有在符号卦或数字卦转变为奇偶的情况下才 会有八卦之象 。在 左传 》 《 的筮例中 ,不仅仅是已经出现了八卦之象 ,并且解卦之人还可熟练地应用和 自我发挥 。但奇怪的是 ,直至战国数字卦还是一 、 、 、 ,虽然卦爻主要集中到一 、 六 八 九 六上 ,如果春秋时 期是数字卦 ,且无奇偶阴阳观念及转变 ,是不可能出现八卦之象的 。这不仅说明当时存在官方《易 》 学 和民间 易 》 ,存在着官方数字符号卦 ,也揭示出一个很隐蔽的问题 : 象是早于阴阳符号卦出现的 ! 楚 《 学 竹书 周易 》 《 是由一 、 ,阜阳汉简是由一 、 八 六构成的 ,数字虽不同 ,却都已有九 、 六之称 ,这亦说明有可能 符号卦和数字卦不是一个系统 ,或是一个系统的两个方面 。符号不同 ,象却相同 ,说明象亦是早于数字 符号卦出现的 ! 但如果八卦之象早于数字符号卦和阴阳符号卦 , 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 斯宾格勒 ( Spengler) 曾经 指出 ,原始文化是混沌不清的 ,不是一个有机体 ,只有在高等文化出现以后 ,整个文化才表现出一个强烈
② 的一贯的趋势 ,文化本身才变成活的存在 。 这也就是后来本尼迪克特 ( Ruth Benedict) 所说的文化的

统一的整合形态 。但本氏认为 ,即使是原始文化 ,也有其文化模式 ( pattern ) 与文化精神 ( ethos) ,而不是 零散无章的 。我们同意本氏的说法 ,我们中国的文化有很强的混沌整体性和继承性特征 ,中国原始的文 化是社会百科全书 ,是包罗万象的 。远古时代的治国之典是把天文地理 、 社会人事囊括其中的 。王兴业
④ 曾力证古《 三坟 》 不是伪书 ③ ,王德敏先生亦同其见 。 伪与不伪 ,此处不是我们讨论的话题 。但是我们

认为古《 三坟 》 即使是伪的 ,其资料也应该是有来源 、 出处的 。在古《 三坟 》 , 就已经有了八卦之象 , 如 中 《 山坟 》 有崇山君 、 伏山臣 、 列山民 、 兼山物 、 潜山阴 、 连山阳 、 藏山兵 、 叠山象八种 , 分别与君 、 、 、 、 臣 民 物 阴、 、 、 阳 兵 象组合 ,共六十四种 ;《 气坟 》 有天气归 、 地气藏 、 木气生 、 风气动 、 火气长 、 水气育 、 山气止 、 金 气杀八类 ,每类最后一个字又与其它类的最后一字组成七类 ,共计六十四类 ;《形坟 》 有乾形天 、 坤形地 、 阳形日 、 阴形月 、 土形山 、 水形川 、 雨形云 、 风形气八类 ,天 、 、 、 、 、 、 、 地 日 月 山 川 云 气分别与每类最后一个
⑤ 字组合成七类 ,亦共有六十四类 。 这里面基本囊括了《周易 》 的基本卦象 , 只是在《三坟 》 中没有发现

卦画 。我们怀疑作筮者把这些象与占筮的数字结合起来 ,用数字表象 ,选择一些古代的典型实例作为繇 辞 ,创造了卜筮之《 》 易 。因此 ,象是先于《 》 易 而存在的 。这就能解释为何在《 左传 》 筮例中人们已经熟 练用卦象解卦的现象 ,而这时期的易卦还不是两位阴阳符号卦和数字符号卦 。也就说明八卦之象来源 甚古 ,是先于数字卦和符号卦存在的 ,现在最远可上溯到《 三坟 》 。需要指出的是 ,古《三坟 》 时代 本不是 用来算卦的书 ,而是三皇用来治国的“ 洪范九畴 ”代表了古人对世界的基本认识 ,不仅囊括了宇宙 、 , 自 然、 人事的方方面面 ,亦包含着天文 、 地理 、 五行 、 气候 、 政治 、 伦理等的初步认识 , 是一种“ 大全 ” 。这种
① 刘新华《 从帛本〈 易传 〉 看今本〈 易传 〉 之形成 》载《2008 海峡两岸易学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 , 会议地点 : 天水 , 主办 : 山东大学 , 上 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等 ,第 107 - 120 页 ; 刘新华《 易传 〉 〈 的思想内容 、 时代特征与学派风格 》 硕士论文 ,济南 : 山东师范大学 , 第 20 - 21 页 。 ② 庄锡昌等编《 多维视野中的文化理论 》杭州 : 浙江人民出版社 , 1988 年 ,第 84 页 。 , ③ 王兴业《 三坟易探微 》青岛 : 青岛出版社 , 1999 年 。 , ④ 王德敏《 连山易 〉 〈 与齐文化 》载刘大钧主编《 , 大易集要 》济南 : 齐鲁书社 , 1994 年 。 , ⑤ 王兴业《 三坟易探微 》青岛 : 青岛出版社 , 1999 年 ,第 206 - 216 页 。 ,

45

知识与卦画结合后成为《 》也就成为知识总汇 ,所以 周易 》 易 , 《 蕴涵哲学道理 ,汉代大易学家从中引出卦 气说等 ,是毫不奇怪的 ,因为这本来就是《 》 易 所包含的知识 。这也许是汉儒把 周易 》 《 抬高到五经之首 、 大道之源的渊源吧 。 那么 ,象是在什么时候与数字结合在一起的呢 ? 《 三坟 》 与数字卦的结合 , 我们认为可能在作筮之 时 。据《 吕氏春秋 ? 勿躬 》 记载 :“ 巫彭作医 ,巫咸作筮 。《楚辞 》 ” 记有“ 巫咸将夕降兮 ”王逸注 :“ , 巫咸 , 古神巫也 。司马贞《 ” 史记索隐 》 :“ 曰 巫咸是殷臣 , 以巫接神事 。后世则把巫咸更加推至远古 , 如 : 黄神 ”
(帝 )与炎帝争斗 (于 )涿鹿之野 ,将战 ,筮于巫咸 ,曰 : 果哉 ,而有咎 ( 太平御览 》 ) 《 卷七九引《 归藏 》 ; 神农 ) 使巫咸主筮 ( 路史 》 《 后纪三 ) ; 巫咸 ,尧臣也 ,以鸿术为帝尧之医 ( 太平御览 》 《 卷七二一引《 世本 》 。王

兴业把《 三坟 》 易 》 与《 相联系 : 伏羲《 山坟 ? 连山易 》神农《气坟 ? ; 归藏易 》黄帝《 ; 形坟 ? 乾坤易 》 。是 对是错 ,我们在此不议 ,但是《 三坟 》 并没有卦画 ,应该不能被称为《 》 ,而《系辞 》 易 的 中的伏羲画卦之说 早已随数字卦的出土不攻自破 。 作《 》 易 最有文献可考的是商朝了 ,据《 尚书 ? 洪范 》 记载商朝已经卜筮并用 , 出土文献也说明商代 筮法比周先进 ,那么筮法在商朝应该是已经很发达了 ,而且从文化的发展上看 ,商是从巫文化转向祭祀 文化 ,是占卜最盛的时期 ,这也是“ 作筮 ” 的肥土沃壤 。而周朝已从祭祀文化转向德义文化 ,从祭祀转向 了哲理的思索 ,已经没有“ 作筮 ” 的环境 , 却有把《商易 》 向哲学方面发展的可能 (我们将另撰文详论 ) , 那么“ 巫咸作筮 ” 是可能的吧 。当然 ,《 归藏 》 也有远古时期如黄帝占筮的记录 , 说明可能黄帝时期就已 经有筮了 。但那时的筮可能只有繇辞 ,没有爻辞 ,类似王家台秦简 归藏 》 《 之类 ,只能说是原始《 》 易 。
( 巫咸作筮后 ,《 三坟 》或说古代文化 ) 中的象就与数字卦结合在一起 , 形成了由卦象 、 卦辞 (或称

繇 )和爻辞组成的 商易 》 《 。有的学者把数字卦说成“ ”把《易经 》 源 , 说成“ ”那未免夸大了数字卦 , 流 , 《 易经 》 的卦爻辞及《 十翼 》 难道是从数字里出来的吗 ? 这显然不太符合实际 。 易经 》 《 中的哲理离不开 中国文化的发展 ,应该说《 易经 》 是对中国文化的继承和发展 。 《商易 》 已经有了爻辞 , 但是可能没有爻 题 。在《 左传 》 筮例中 ,仍然还没有爻题 ,爻题用“ 某卦之某卦 ” 表示 , 最早记载爻题出现的文献 , 应该说 是在魏襄王墓出土的汲冢书《 周易 》 , 既然汲冢书《易 》与周易上下经同 ”如果没有爻题 , 就应该指 中 “ , 出 ,既然没有特别指出 ,可能应该有爻题吧 。那么有爻题的《周易 》 可能在魏襄王之前成书 。在现有文 献中 ,爻题最早确定的出现是在楚竹书《 周易 》 , 确实有九 、 中 六爻题 。楚竹书《周易 》 以后的《周易 》 出 土文献皆有了爻题 ,阜阳汉简和帛书《周易 》 所用的数字不同 , 却都是以九 、 六为爻题 。而小屯南地易 卦 ①也证明了以下两点 : 第一 ,“ 卜筮不过三 ” 三人同卜 ” 、 “ 的问题 ,卜甲上的三组重卦风格各异 ,应出自 三人之手 ; 第二 ,卜甲上所刻的九 、 六二字的并列出现 ,表明远在商代 ,已有了九 、 六的出现 。而传本《 连 山》 有上七 、 、 初七 初八之称 ,说明《连山 》 可能以七 、 八为爻题 , 亦说明爻题的出现是很早的 , 和一 、 ; 八 一、 六等不同的数字符号没关系 。 从出土文献来看 ,商周时代的甲骨卜文 ,只有卜卦 ,不见卜辞 ,第一次发现卜辞与卜卦的组合 , 是在 周昭王时期的 中方鼎 》 《 铭文易卦中 ,但结合不紧密 。卜辞和卜卦的完整结合是在周原扶风齐家村出土
② 的编号 02ZQ11A3H90: 79 的卜骨易卦中 。 战国时代的包山楚简易卦和天星观楚简易卦只有卦象而无

卦名 、 卦辞和各爻爻辞 ; 并且卦象是在卜辞之后出现 。与殷墟甲骨文中出现的比较完整的卜辞结构相 比 ,随时间跨度近千年 ,两者都具有前辞 、 命辞和占辞 , 只是前者将后者的“ 验辞 ” 部分归属于其“ 占辞 ” 部分罢了 。并且增加了祷辞部分 。王家台秦简易卦包括卦画 、 卦名和解说之辞三部分 ,许多卦名与今本 易有相同或相近之处 ,但只有繇辞无爻辞 。阜阳汉简在其卦辞和爻辞之后有帛书《 》 易 和今本《易 》 中所 无的卜辞 ,性质可归属于蓍龟《 》 易 。李学勤先生说 :“ 阜阳简的《周易 》 实际上是把《 周易 》 退化了 , 从其

① 肖楠《 安阳殷墟发现“ 易卦 ” 卜甲 》载《 , 考古 》 1989 年第 1 期 。 ② 曹玮《 周原新出西周甲骨文研究 》载《 , 考古与文物 》 2003 年第 4 期 。

46

中的职官来分析 ,不会早过战国晚期 。 ①在《 ” 左传 》 筮例中 ,只称繇辞而不称爻辞 ,并且一些繇辞还与今 本《 周易 》 不同 ,说明当时还存在和应用不同的《 》 。楚竹书《 易 卦 周易 》帛书 周易 》 、 《 和今本《 周易 》 卦爻 辞基本相同 。 以上说明 易 》 《 可能有两个系统 : 卜筮《 》 易 和义理《 》卜筮只是《易 》 易 , 的用途一种而已 ,《易 》 并非 卜筮之书 ,其更重要的用法 ,从《 三坟 》 ,是研究宇宙人生国家大道的 。包山楚简易卦 、 看 天星观楚简易 卦和阜阳简牍《 》 易 很可能属于卜筮《 》而楚竹书《 易 , 周易 》帛书《周易 》 、 和今本《 周易 》 属于义理《易 》 。 李学勤先生早就敏锐地认识到《易 》 的两种区分 , 他说 :“ 《汉书 ? 艺文志 》 记载了两部《周易 》一部在 , 《 六艺略 》一部在 数术略 》 , 《 。阜阳简的这种《 周易 》 不属于易学 ,这种卜筮也是很浅显的 。所谓易学是 从一种哲学高度 ,从阴阳学说分析卦象 ,得出哲学的认识 、 人生的道理 , 所以马王堆帛书《要 》 篇中孔子 跟他弟子强调研习 周易 》 《 不是为占卜 ,而是为了其中的哲学道理 ,是哲学学术研究 。 ②这里我们想补充 ” 两点 ,一是《 》 《 易 在 艺文志 》 里就有两种研究路向 :“ 六艺 ” 数术 ”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义理《易 》 和“ , 与卜 筮《 》 易 的区分 ; 第二点是李先生在这里对易学的定义 ,我们认为古代的易学不仅是从阴阳学说分析卦 象 ,而且还利用当时出现的各种知识 。因为就《 周易 》 经文本身来看 ,其中已经体现了辩证思想 、 中正思 想等等 ,而且卦象与卦爻辞是紧密联系的 ,这仅用阴阳学来分析是远远不够的 。从阜阳简牍的经文看 , 与今本基本相同 ,这说明卜筮《易 》 和义理《易 》 用的可能是相同的经文 , 其区别只是用途的不同而已 。 李学勤先生说 :“ 不管是上博的楚简本 ,马王堆帛书本 ,双古堆汉简本 ,都是《周易 》 一书传流过程中的链 环 ,但它们并没有直接继承的关系 。 周易 》 《 在西周已基本定型 ,简本 、 帛书本和今传本没有根本上的差 异 。 ③可奇怪的是 ,据《 ” 左传 ? 庄公二十二年 》 记载已经明确有了《周易 》 的出现 , 为何战国时代的包山 楚简易卦和天星观楚简易卦还这样原始 ,只有卦象而无卦名 、 卦辞和各爻爻辞 ? 这说明他们可能就是我 们前面所说的民间易卦 ,用作卜筮 ,不是官方易学 ,官方易学应该是李先生所说的用作“ 哲学学术研究 ”
④ 的易学 。有的学者认为《 周易 》 应该成书于战国初年 , 认为“ 中行氏 ” 即战国时的“ 荀林父 ” ,有的学者

从语法等角度考察认为《 周易 》 产生于“ 春秋开始后不到 100 年 ”⑤ 我们认为这也恰好说明了《周易 》 。 成书的特点 :《 周易 》 是与时俱进的 。 《周易 》 在西周时期已经成书 , 但在战国时期 ,《周易 》 又有一次大 的修正 ,不仅增加了九 、 六爻题 ,而且在内容上可能亦有所修改 。 中国文化的发展的最大特征就是继承性 ,考察中国文化的继承性也是诠释易学最好的方法 。我们 说 ,在巫咸作筮之时 ,他继承了上古的文化古《 三坟 》又把《三坟 》 , 里的象与卦画对应起来 , 从而创造了 《 坤乾易 》即 殷易 》 , 《 。这与《 山坟 》 — 《 —— 连山易 》 气坟 》 — 《 、 《 —— 归藏易 》 形坟 》 — 《 、 《 —— 乾坤易 》 是不同
⑥ 的。 《 三坟 》 中的《 乾坤易 》 商易 》 《 在《 中是 坤乾易 》这是在商文化环境中所作的损益 。中国社会的发 ,

展并不是直线前进的 ,譬如汉代的“ 天人感应 ” 谶纬 ” 及“ 文化应该大大落后于春秋时代的思想尤其是荀 子的思想 。这样一来商朝尊“ ” 乾 ” 坤 贱“ 思想就毫不奇怪了 。或许有人要问 ,既然《商易 》 已完备 , 那为 何从出土文献中找不到痕迹 ? 我们认为甲骨长存 ,而蓍草易腐 ,实物虽难寻 ,但在文献中却还是有迹可 循的 。就如我们上文提到孔子所见的《坤乾 》长安西仁村西周时期陶拍上的数字卦 ,这都说明在商周 , 时期存在一种官方成型的《 》而其它数字卦可能是民间易或其它的卜卦或记录数字 。就如汪宁生先 易 , 生所说 :“ 解放以前西南少数民族之中普遍流行以数占卜之俗 ,在民族学中或称之为‘ 数卜法 ’ 。最简单 的一种是通过投掷 、 刻画等方式 ,看物的正反或数的奇偶 ,判断吉凶 。“…… ” 总之 ,八卦原不过是古代巫
① 李学勤《 出土文献与《 周易 》 研究 》载《 , 齐鲁学刊 》 2005 年第 2 期 ,第 7 页 。 ② 李学勤《 出土文献与《 周易 》 研究 》载《 , 齐鲁学刊 》 2005 年第 2 期 ,第 7 页 。 ③ 李学勤《 出土文献与《 周易 》 研究 》载《 , 齐鲁学刊 》 2005 年第 2 期 ,第 8 页 。 ④ 郭沫若《 青铜时代 ? 周易之制作时代 》载《 , 郭沫若全集 》 历史编第一卷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 1982 年 。 ⑤ 钱耕森 、 张增田《 周易 〉 〈 成书年代新证 》载《 , 大易集要 》济南 : 齐鲁书社 , 1994 年 。 , ⑥ 王兴业《 三坟易探微 》青岛 : 青岛出版社 , 1999 年 ,第 206 - 216 页 。 ,

47

师举行筮法时所用的一种表数符号 。“…… ” 若就筮法的开始来说绝不会晚于卜法 。只是卜法所用龟骨 易于保存 ,筮法所用蓍草之类不能保存而已 。 ①我们很同意汪先生的这种说法 。我们上面说过 ,商朝以 ” 降正是巫文化向祭祀文化 (卜筮文化 ) 的转型期 ,而中国的文化有很强大的继承性特征 ,商代巫师把数 与上古 三坟 》 《 中的“ ” 象 结合在一起 ,就有正统《易 》 的诞生 ; 而民间的巫师则继续“ 数卜法 ”可能多少 , 知道一点官方 易 》于是就出现很多的“ 《 , 数字卦 ”因此 ,汪先生最后说 :“ , 我们的看法是阴阳两爻是古代 巫师举行筮法时用来表示奇数和偶数的符号 ,八卦则是三个奇偶数的排列和组合 。它们之中毫无其他 高深的含意 。把八卦说成是一种高深莫测之物 ,完全出于儒生和方士的夸饰和神化 。 ②汪先生此说甚 ” 确 ,就“ 数卜法 ” 本身来说 ,是没有高深含意的 。只是汪先生没想到巫师可把“ 数卜法 ” 与上古《三坟 》 的 “ ” 象 联系在一起这一层 ,由数系象 ,由象系辞 , 通过“ ” 象 的中介 , 把“ ” 数 与中国文化联系在一起 , 这样 就赋予了“ 八卦 —— — 三个奇偶数的排列和组合 ” 深层的含义 。代替巫师与天交通的“ 升降 ” 功能 ,成为巫 师卜问神意的工具 。周朝在灭殷之后 ,史官在损益《商易 》 的基础上写成《周易 》加入了德义的内容及 , 思考 。周室败德 ,作为王室秘籍的《周易 》 流落诸侯 , 所以才有《左传 ?庄公二十二年 》周史有以《周 “ 易》 见陈侯者 ” 的记载 。在春秋时期打破“ 学在官府 ” 之后 ,《 周易 》 流入民间 ,荀子是至今第一个明确引 用《 周易 》 的人 ,《荀子 ? 大略 》 《易 》 咸 》见夫妇 。还提出“ 曰“ 之《 , ” 善为《 》 易 者不占 ” 的观念 。楚竹书 《 周易 》阜阳汉简 周易 》帛书《 、 《 、 周易 》 与今本 周易 》 《 的异同说明他们是同一底本的不同传抄 ,今本《 周 易》 在汉朝时不是官方易学 ,汉朝的官方易学是田何传本 , 东汉的熹平石经是梁丘贺传本 , 也即田何传
③ 本 。 后费氏易大兴 ,郑玄 、 、 荀爽 王弼皆传费氏易 , 官方易学湮亡 。至唐孔颖达主持五经正义 , 选王弼

本作为官方本 ,这就是今本《 周易 》通行本《 , 周易 》 至此方定 。

① 汪宁生《 八卦起源 》载《 , 考古 》 1976 年第 4 期 ,第 242 - 244 页 。 , ② 汪宁生《 八卦起源 》载《 , 考古 》 1976 年第 4 期 ,第 244 页 。 , ③ 刘新华《 从帛本〈 易传 〉 看今本〈 易传 〉 之形成 》载《2008 海峡两岸易学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 , 会议地点 : 天水 , 主办 : 山东大学 , 上 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等 ,第 107 - 120 页 。

48


相关文档

【免费下载】从数字卦和卦象看《周易》的成书
数字卦与_周易_
周易卦象(学习梅花必读书)
周易六十四卦卦象卦序图
数字卦与《周易》形成的若干问题
从_数字卦_看_易经_的形成过程
巽 周易卦象《易书大全291本》
周易六十四卦卦象全图
坎 周易卦象《易书大全291本》
震 周易卦象《易书大全291本》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