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动态特征及其驱动因子分析

生态环境学报 2009, 18(4): 1337-1341 E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s

http://www.jeesci.com E-mail: editor@jeesci.com

重庆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动态特征及其驱动因子分析
方建德 ,杨扬 ,叶堤 ,周谐 ,陈晓燕
1 1 2 2 1

1. 国家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广东 广州 510655;2. 重庆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四川 重庆 401147

摘要:生态足迹是近年来广泛用于评价区域发展可持续性的重要方法。基于生态足迹计算模型,利用自然资源和能源消费的 统计数据,对重庆市 1997-2005 年的人均生态足迹序列进行了计算;在此基础上,根据区域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足迹变化 的作用机理选择了 6 个社会经济发展相关指标作为自变量, 运用主成分回归方法, 建立了人均生态足迹的驱动因子分析模型, 揭示了驱动生态足迹序列变化的主要因素。计算结果显示,直辖以来,重庆市人均生态足迹总体呈上升趋势,由 1997 年的 而由于耕地占用等原因, 人均生态承载力却在逐年减少, 1997 年的 0.507 5 hm2 从 1.124 4 hm2 增加到 2005 年的 1.490 3 hm2, 减少到 2005 年的 0.465 2 hm2,导致该地区人均生态赤字逐年扩大,呈相对不可持续发展状态。驱动力分析模型表明:重庆 市社会经济发展对人均生态足迹增长具有强烈的驱动作用。直辖以来,一方面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消费水平 的提升,人均生态足迹也相应同步增长;而另一方面,由于目前的产业和工业结构调整力度有限,因此它们尚未有效发挥降 低区域生态足迹的作用。 关键词:生态足迹;时间序列;主成分;驱动因子 中图分类号:F06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5906(2009)04-1337-05

生态足迹法是由加拿大生态经济学家 William Rees 于 1992 年首先提出, 并由其学生 Wackernagel 于 1996 年完善的,它从具体的生物物理角度研究 自然资本的消耗问题,并通过生物生产性面积实现 自提出以来, 了对区域发展可持续性的定量测度[1]。 生态足迹法以其较为科学、简单的理论基础,清晰 的概念框架,相对统一的指标体系及方法本身的普 遍适用性得到了有关国际机构、政府部门、非政府 组织和研究机构的广泛关注,成为当前国际上较为 流行的定量测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方法[2]。2000 年 以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每 2 年都以《生 命行星报告》的形式发布有关研究机构对全球近 150 个国家生态足迹的核算结果,以期引起全人类 对地球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关注[3]。发展重定义组织 (Redefining Progress)最近也发布了《国家生态足 迹 2005 版》 ,系统比较了全球 140 余个国家目前的 生态足迹和生态承载力,并分析了各类型生态足迹 的时间序列动态演变特征[4]。 生态足迹的概念自 1999 年引入中国后,应用 生态足迹法对国内各地区的可持续发展评价研究 也逐渐展开。 如徐中民等对中国和部分省 (市) 1999 [5] 年的生态足迹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测算与分析 ;张 志强[6]和张桂宾[7]等分别对中国西部和中部地区的 生态足迹进行了案例实证分析。为动态追踪各时间 点的可持续程度及其演化规律,弥补生态足迹指标
基金项目:国家环保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项目(200709009)

静态性的缺憾,近年来国内许多学者开始尝试进行 长时间序列的生态足迹计算与分析[8-11]。但总体而 言,目前国内在纵向时间序列上就区域生态足迹动 态演变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尤其是对驱动生态 足迹演变的社会经济因素的研究则更为少见[12-13]。 为此, 本文拟以 1998-2006 年的统计数据为基础, 计算并分析直辖以来重庆市生态足迹的动态演变 特征,并利用主成分回归分析方法建立人均生态足 迹的社会经济驱动模型,以揭示人类社会经济发展 对生态足迹的驱动作用,进而为城市生态建设和可 持续发展规划提供科学参考。

1 重庆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计算与分析
1.1 计算说明 《重庆市统计年鉴》 、 《中 利用 1998-2006 年的 国统计年鉴》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数 据库资料,根据生态足迹理论与方法 [14-15] ,计算 人类的 1997-2005 年重庆市生态足迹的时间序列。 生产、生活消费由两部分组成,即生物资源及能源 的消费。因此,相应的生态足迹计算也可采取分帐 户形式,即生物资源消费和能源消费两部分。生物 资源消费帐户主要分为农产品、动物产品、林产品 和水产品 4 大类,其对应的生物生产性土地类型为 耕地、草地、林地和水域。在进行生物资源消费帐 户核算时,采用联合国粮农组织 1993 年公布的有 关生物资源的世界平均产量资料,将重庆市的生物

作者简介:方建德(1964 年生),男,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化学、城市生态。E-mail: fangjiande@scies.org 收稿日期:2009-05-31

1338

生态环境学报
1.60 1.40 生态足迹/(hm2?cap-1) 1.20 1.00 0.80 0.60 0.40 0.20 耕地 化石燃料地 水域

第 18 卷第 4 期(2009 年 7 月)
草地 建设用地 林地

资源消费量统一折算为提供这类消费所需要的生 物生产性土地面积。能源消费帐户主要核算原煤、 洗精煤、焦碳、电力、天然气、煤油、柴油、汽油 等能源。由于在统计年鉴中,已将各种形式的能源 消费品种折算成以标煤为计量单位的煤炭、油料、 天然气和电力 4 大类,故本文直接采用这 4 大类能 源消费品种来计算生态足迹。在计算时,采用世界 上单位化石燃料生产土地面积的平均发热量为标 准,将当地能源消费所消耗的热量折算成一定的化 石燃料土地面积。需要说明的是:因火电消费部分 已纳入煤炭消费中考虑,故电力消费部分只计算水 电消费,其热量折算系数为 0.003 6 GJ/kW·h,与其 对应的生物生产性土地类型为建筑用地。此外,为 评价重庆市目前的可持续发展状态,还进一步计算 了直辖以来重庆市的生态承载力和生态赤字时间 序列,具体的计算方法详见文献[16]和[17]。 1.2 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分析 计算结果显示(见表 1),直辖以来,重庆市 的人均生态足迹总体呈增长趋势,从 1997 年的 9 1.124 4 hm2 上升到了 2005 年的 1.490 3 hm2, 年时 间增长了 32.5%。从多年来重庆市生态足迹的构成 来看(见图 1),耕地、草地和化石燃料地所比重 重较大,三者之和约占总生态足迹的 95%。2005 年,耕地、草地和化石燃料地在总生态足迹中的比 例分别为 30.0%、27.1%和 38.0%。从这 3 种分类型 生态足迹的年变化来看, 2001 年前人均耕地足迹一 直在减少, 而后又有所增加, 但总的趋势是在减少; 而与此同时,人均草地和化石燃料地足迹却在逐年 增加,尤其是化石燃料地足迹增长最快,2004 年以 后化石燃料地足迹已开始超出耕地足迹,成为我市 生态足迹中的最大贡献者。将计算得到的生态足迹 与生态承载力进行对比分析还可以看出(见表 1) : 重庆人均生态承载力逐年减少,从 1997 年 0.507 5 而人均生态足迹 hm2 减少到 2005 年的 0.465 2 hm2,
表 1 重庆市 1997-2005 年的生态足迹和生态承载力时间序列 Table 1 The time series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and ecological capacity of Chongqing during 1997-2005 年份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生态足迹 1.124 4 1.125 5 1.146 6 1.159 5 1.148 0 1.198 8 1.238 9 1.344 7 1.490 3 生态承载力* 0.507 5 0.504 7 0.500 1 0.496 3 0.493 8 0.485 3 0.475 2 0.469 7 0.465 2 hm2·cap-1 生态赤字 0.616 9 0.620 8 0.646 5 0.663 2 0.654 2 0.713 5 0.763 7 0.875 0 1.025 1

0.00 年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图 1 重庆市 1997-2005 年不同土地类型的生态足迹变化 Fig.1 Temporal variation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of different biologically productive area in Chongqing

却在增长,这导致该地区人均生态赤字逐年扩大。 到 2005 年重庆市人均生态赤字已高达 1.025 1 hm2, 生态足迹是生态承载力的 3.2 倍,表明重庆市经济 发展所占用的生态服务已严重超出了区域自身所 能提供的生态服务,呈相对不可持续发展状态,且 不可持续程度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2 生态足迹的驱动因子分析
2.1 社会经济指标选择及相关分析 虽然生态足迹模型具有生态偏向性特征,但实 质上生态足迹的时间序列演变与社会经济发展仍 是紧密联系的。直辖以来,重庆市社会经济发展迅 猛,人口、资源、社会、经济等众多要素全方位变 革,主要体现在: (1)经济发展迅速,城镇化水平 显著提高; (2)居民消费水平明显提高,消费结构 有所变化; (3)工业规模扩大,资源和能源消费剧 增,综合能源利用效益发生变化; (4)产业、工业 结构发生调整变化等等。在这些社会经济要素的共 同驱动作用下,直辖以来重庆市人均生态足迹呈增 长态势,自身的生态承载力难以持续支撑社会经济 高速发展的需要。因而必须找出驱动生态足迹变化 的主要因素,以寻求相宜的调整方式,实现建设生 态文明型社会的目标。 根据生态足迹的计算原理,结合上述 4 个方面 的社会经济驱动力,本文选择了以下 6 个社会经济 指标纳入分析,分别为: (1)人均 GDP(元) 。人均 GDP 评价的是一个 国家或地区的富裕程度。在经济学界,人们更多地 拿人均 GDP 作为划分经济发展阶段的重要指标, 表征区域经济发展的水平与阶段。 (2)城镇化率(%) 。城镇化率反映的是人口向 城市聚集的过程和聚集程度,用城镇人口占全部人 口的百分比来表示,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的主 要反映和重要标志,同时也暗示着城乡居民消费和

*已扣除 12%的生物多样性保护面积

方建德等:重庆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动态特征及其驱动因子分析

1339

生产、生活的差异。 (3)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元) 。城乡居民消费 水平指平均每个居民实现的消费额,即居民在物质 文化生活中所消费的消费资料和劳务的数量及其 货币表现,它是居民家庭生活水平最明显的标志。 一般来说,居民家庭消费生活的变化,更直接地体 现在消费水平的变迁上。 (4)恩格尔系数。恩格尔系数是指居民家庭食 品消费支出占家庭消费总支出的比重。在统计资料 中,恩格尔系数分为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和农 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这里以城镇化率为加权因 子,得到城乡居民家庭综合恩格尔系数,用于考察 城乡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对生态足迹的影响。 (5)第二产业比重(%)。这里的第二产业比重 是指第二产业产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它是 表征地区产业结构的一个重要指标。由于第二产 业的产值综合能耗远高于第一、第三产业,因此 该指标实质上也隐含了能源综合利用效益对生态 足迹的影响。 (6)重工业率(%) 。重庆是我国的老工业基地 之一。过去,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赶超战略的决策 指导下,重庆建立了大量的重工业企业。相对于轻 工业而言, 重工业具有资源、 能源消耗量大的特征, 区域资源生态环境压力同区域重工业程度密切相 关。这里以重工业产值占全部工业产值的比重,来 表征重工业率,以考察工业结构特征对当地生态足 迹的影响。 将人均生态足迹与所选取的 6 个社会经济指标 进行相关性分析,可以看出(见表 2)(1)人均生 : 态足迹与人均 GDP、 城镇化率、 城乡居民消费水平、 第二产业比重以及重工业率均呈正相关。其中,人 均 GDP、城镇化率、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第二产业 比重与人均生态足迹呈显著正相关,说明随着经济 的发展,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消费水平 的提升, 重庆市的人均生态足迹亦在同步增大。 (2) 人均生态足迹与城乡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呈显著 负相关。城乡居民家庭恩戈尔系数是居民消费结构 和层次的反映,一般而言,恩戈尔系数越低,说明
表 2 人均生态足迹与社会经济指标的相关系数分析 Table 2 Correlations between ecological footprint per capita and regional socio-economic indices 人均 指标 GDP /元 显著性 水平显著 0.000 城镇化率 /% 城乡居民消 城乡居民 第二产 重工业 费水平 /元 0.963** 0.000 家庭恩格 业比重 尔系数 -0.685* 0.042 /% 0.834* 0.005 率 /% 0.558 0.150

居民消费中食物消费比重越低,消费层次越高,相 应的资源、能源占用总量也提高,因此其表现出与 生态足迹呈负相关关系。 2.2 主成分回归建模分析 为量化各社会经济指标对生态足迹的驱动作 用,需要利用多元统计手段进行回归建模分析。 由于各社会经济指标之间不是孤立的,而往往存 在一定的相关,如上述的人均 GDP 与城镇化率、 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均呈显著正相关。若直接将这 些自变量指标纳入回归分析,很可能会因指标间 的多元共线性而无法得出正确结论。因此,为建 立稳定可靠的回归模型,这里采用主成分回归分 析法。所谓主成分回归分析法,简单而言,就是 先对自变量进行主成分分析,将原来的多个自变 量指标组合成相互独立的、少数几个能充分反映 总体信息的指标,在此基础上,对所提取的主成 分指标进行线性回归分析。 2.2.1 主成分提取 将 6 个自变量指标数据先进行标准化处理以消 除量纲影响,然后采用 SPSS 专业统计分析软件进 行主成分分析。结果显示(见表 3) ,当只提取 2 个 主成分因子时,累计贡献率高达 88.9%,即它们已 经可以解释原始变量 88.9%左右的信息,基本可代 替全部原始自变量。从各主成分因子的负荷系数来 看:主成分 1 与人均 GDP、城镇化率、城乡居民消 费水平呈高度正相关,而与城乡居民家庭恩格尔系 数呈高度负相关,因此该因子主要是经济发展水 平、消费水平及消费结构的综合反映,包含了原始 变量的大部分信息;主成分 2 则主要与第二产业比 重、重工业率有较强的正相关,说明它更多的是反 映产业和工业结构。
表 3 主成分因子负荷系数 Table 3 指标 主成分 主成分 1 主成分 2 累计 贡献 率/% 65.7 88.9 Principle component loading matrix

人均 城镇化 城乡居 城乡居民 第二产 重工业 GDP /元 0.981 率 /% 0.981 民消费 家庭恩格 业比重 水平/元 0.982 尔系数 -0.873 0.438 /% 0.187 0.911 率 /% 0.507 0.582

0.075 -0.146 -0.013

相关系数 0.968** 0.876** 0.002

*Person 相关系数在 α=0.05 水平显著, **Person 相关系数在 α=0.01

2.2.2 多元回归分析 以 1997-2005 年重庆市的生态足迹时间序列 为因变量,运用多元回归方法,建立其与上述提取 的主成分因子之间的线性回归模型,以此来量化诸 多社会经济指标对人均生态足迹的驱动作用,模型 结果见表 4 和图 2。结合表 4 和图 2 可知,回归模 型拟合效果较好,且具有显著性,证明重庆市社会 经济发展对人均生态足迹增长具有强烈的驱动作 用。从各指标自变量标准化后的系数来看,人均

1340
表 4 主成分回归模型系数 Table 4 Coefficients of the principle component regression model 指标 常数项 人均 GDP/元 城镇化率/% 重工业率/% 第二产业比重/% 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元 城乡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 复相关系数(R ) F 检验值 显著性(Sig.)
2

生态环境学报

第 18 卷第 4 期(2009 年 7 月)

标准化前系数 -0.4438 1.63E-05 5.20E-05 0.0086 0.0263 5.05E-05 -0.0036 0.923 42.011 0.000

标准化后系数 - 0.2445 0.2105 0.2099 0.1842 0.2313 -0.1402

1.6 1.5 实际值/(hm2?cap-1) 1.4 1.3 1.2 1.1 1 1 1.1 1.2 1.3
2

y = 0.917x + 0.0978 R 2 = 0.92, n =9

1.4
-1

1.5

1.6

载力,即出现生态赤字,且有进一步扩大趋势,地 区发展呈相对不可持续状态。驱动力分析模型表 明,重庆市社会经济发展对人均生态足迹增长具有 强烈的驱动作用。重庆直辖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 的加快和工业规模的扩大,人均收入和居民消费水 平的提高,人均生态足迹也相应同步增长。由于目 前的产业和工业结构调整力度有限,因此,它们尚 未有效发挥降低区域生态足迹的作用。 根据驱动力模型分析,在不降低人们生活水平 的条件下,要减少重庆市的人均生态足迹需求,减 缓生态赤字,提高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议应采 取以下几种战略途径。 (1)继续控制人口的增长,同时加快农村剩余 劳动力输出转移; (2)减少经济开发、城市发展过程中对耕地的 占用,合理开发未利用土地; (3)以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为目标,大力 调整产业结构和工业结构; (4)继续调整能源结构,大力开发风能、太阳 能、水能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 (5)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消费方式,建立资 源高效型、消费生态型、观念环保型的社会生产和 消费发展模式。 参考文献:
[1] 李翔, 舒俭民. 改良生态足迹法在珠海的应用[J]. 环境科学研究, 2007, 20(3):148~151. LI Xiang, SHU Jianmin. Study on the application in Zhuhai with the

拟合值/(hm ?cap )
图 2 回归模型预测足迹值和实际足迹值 Fig.2 The predicted ecological footprint vs. actual ecological footprint

GDP、城镇化率、城乡居民消费水平、第二产业比 重、重工业率皆与人均生态足迹呈正相关,其中人 均 GDP 和城乡居民消费水平与人均生态足迹的相 关性最大,说明经济发展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对生态 足迹的增长贡献最为明显;而城乡居民家庭恩格尔 系数与人均生态足迹呈负相关,再次证明了消费结 构的转变与生态足迹的增长息息相关。从各自变量 指标的变化趋势来看,直辖以来重庆市人均 GDP、 城镇化率、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均有明显增加,城乡 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明显降低,因此,它们对人均 生态足迹呈现出强烈的正驱动作用。而第二产业比 重和重工业率这两个指标总体在波动,且幅度不明 显,其对生态足迹的驱动作用时正时负,这反映了 产业和工业结构调整的漫长性与艰巨性,也说明它 们尚未有效发挥降低生态足迹的作用。

improved eco-footprint method [J]. 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2007, 20(3):148~151. [2] 吴隆杰, 杨林, 苏昕, 等. 近年来生态足迹研究进展[J]. 中国农业 大学学报, 2006, 11(3): 1~8. WU Longjie, YANG Lin, SU Xin, et al. Advances in ecological footprint[J].Journal of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2006, 11(3):1~8. [3] WWF.Living planet report 2006 [R/OL]. Global Footprint Network,2006. http://www.footprintnetwork.org/newsletters/gfn_blast_0610.html [4] JASON Venetoulis, RESEARCH Fellow, JOHN Talberth. Ecological footprint of nations 2005 update. [R/OL]. Oakland: Redefining Progress,2006. http://www. ecologicalfootprint.org/pdf/Footprint%20of%20Nations%202005.pdf [5] 徐中民, 张志强, 程国栋,等.中国 1999 年生态足迹计算与发展能力 分析[J].应用生态学报,2003, 14(2):280-285. XU Zhongmin, ZHANG Zhiqiang, CHENG Guodong, et al. Ecological footprint calculation and development capacity of China in 1999 [J]. Chinese Journal of Applied Ecology, 2003, 14(2):280-285. [6] 张志强,徐中民.中国西部 12 省(区市) 的生态足迹[J].地理学报, 2001,56 (5): 599~610. ZHANG Zhiqiang , XU Zhongmin. Ecological footprint of 12 provinces in Chinese Western Region[J ] .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01 ,56 (5) : 599~610.

3 结语
时间序列计算结果显示,1997-2005 年重庆 市人均生态足迹呈上升趋势, 1.124 4 hm2 增加到 由 1.490 3 hm2,而人均生态承载力却逐年减少。目前, 重庆市人均生态足迹需求已大大超出人均生态承

方建德等:重庆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动态特征及其驱动因子分析
[7] 张桂宾,王安周.中国中部六省生态足迹实证分析[J].生态环境, 2007,16(2):598-601. ZHANG Guibin, WANG Anzhou. The ecological footprint of Middle China in 2004[J]. Ecology and Environment, 2007, 16(2):598-601. [8] 高长波, 张世喜, 莫创荣,等. 广东省生态可持续发展定量研究:生 态足迹时间维动态分析[J].生态环境, 2005, 14(1):57-62. GAO Changbo, ZHANG Shixi, Mo Chuangrong, et al. Measur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ith ecological footprint analysis in Guangdong province [J]. Ecology and Environment, 2005, 14(1):57-62. [9] 赵卫, 刘景双, 孔凡娥. 吉林省生态足迹时间序列计算与分析[J]. 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 2006, 22 (2):6-10 ZHAO Wei, LIU Jingshuang, KONG Fane. Calculation and analysis of time sequence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in Jilin province [J]. Journal of Ecology and Rural Environment, 2006, 22 (2):6-10. [10] 陆颖, 何大明, 柳江,等. 云南省 15 年生态足迹与承载力分析[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06,16(3):93-97. LU Ying, He Daming, Liu Jiang, et al. Ecological footprint and ecological capacity dynamic analysis of Yunnan province [J]. China population,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 2006, 16(3):93-97. [11] 曹宝,秦其明,王秀波,等.生态足迹改进模型在可持续发展评价中的 应用研究[J].生态环境, 2007,16(3):968-972. CAO Bao, QIN Qiming, WANG Xiubo, et al. Modified ecological footprint model and its application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sessment[J], Ecology and Environment, 2007,16(3):968-972. [12] 谌伟,李小平,孙从军,等. 1999-2005 年上海市纵向时间系列生态足 迹分析[J].生态环境, 2008,17(1):422-427.

1341
CHEN Wei, LI Xiaoping, Sun Congjun, et al. The dynamic analysis of ecological footprint(EF) in Shanghai:1999-2005[J], Ecology and Environment, 2008,17(1):422-427.

[13] 杨永奎, 王定勇. 重庆市直辖以来生态足迹的动态测度与分析[J]. 生态学报, 2007, 27(6): 2382-2390. YANG Yongkui, WANG Dingyong. Dynamic calculation and analysis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of Chongqing after establishing municipality [J]. Act Ecologica Sinca, 2007, 27(6): 2382-2390. [14] 赖力, 黄贤金, 刘伟良. 区域人均生态足迹的社会经济驱动模型 ——以 1995 年~2003 年江苏人均足迹为例[J]. 资源科学, 2006, 28(1): 15-18. LAI Li, HUANG Xianjin, LIU Weiliang. Socio-economic driving model of regional ecological footprint: a case of Jiangsu province from 1995 to 2003, Resource Science, 2006, 28(1): 15-18. [15] 刘自娟, 张文秀, 贾林平. 四川省可持续发展的生态足迹研究[J].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 2007,15(2): 155-159. LIU Zijuan, ZHANG Wenxiu, JIA Linping. Ecological footprint studies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Sichuan province [J]. Chinese Journal of Eco-Agriculture, 2007, 15(2):155-159. [16] MONFREDA C, WACKERNAGEL M, DEUMLING D, et al. Establishing national natural capital accounts based on detailed ecological footprint and biological capacity accounts [J]. Land Use Policy, 2004, 21: 231–246. [17] REES W E, WACKERNAGEL M. Monetary analysis: Turning a blind eye on sustainability [J]. Ecological Economics, 1998, 29:47-52.

Analysis on dynamical character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and its driving factors in Chongqing city
FANG Jiande1, YANG Yang1, YE Di2, ZHOU Xie2, CHEN Xiaoyan1
1. South China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MEP, Guangzhou 510655, China 2. Chongqing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Chongqing 401147, China

Abstract: Ecological footprint (EF) method is a new prevailing approach to evaluate the sustainable status of region development. The time series of ecological footprint (EF) per capita form 1997 to 2005 was calculated by using the statistical consumption data of resource and energy in Chongqing based on EF Method. Then, a 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model was established to analyze the driving effects of socio-economic system on EF per capita, regarding EF per capita ecological footprint as dependent variable and six correlative socio-economic indices 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EF per capita almost increased from 1.124 4 hm2 to 1.490 3 hm2, while ecological capcity (EC) per capita decreased from 0.507 5 hm2 to 0.465 2 hm2 due to the occupation of cultivated land, which resulted the ecological deficit (ED) of local city increased annually. The driving model indicates that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is a strong driving force for regional EF per capita. Since Chonqing became the Municipality directly administered under Chinese central government in 1997, industrialization and urbanization process in this region have speed up and consumption level upgraded swiftly, the EF per capita increased correspondently; on the other hand, due to the fact that industry especially secondary industry’ structure is still on the process of restructure and re-adjustment, therefore, they failed to decrease regional EF effectively. Key words: ecological footprint; time series; principle component; driving factor


相关文档

长时间序列的重庆市生态足迹动态演变分析
上海市纵向时间序列生态足迹分析
城市生态足迹时间序列分析与预测
湖南省本地生态足迹时间序列计算与分析
河南省2000_2007年人均生态足迹动态变化及其驱动力分析
商丘市居民生活消费生态足迹的时间序列分析
《武汉市居民生活消费生态足迹的时间序列分析》
重庆市生态足迹计算方法探讨
时间序列年的生态足迹计算
广东省生态可持续发展定量研究:生态足迹时间维动态分析
电脑版